语文美育的实施(2)

四、语文教育与艺术美、自然美、科技美、社会美欣赏活动的链接。审美教育主要通过艺术欣赏来实施。艺术欣赏一般是从形象的感知,进入情感体验和想象、联想,达到审美理解。语文教材中,许多课文涉及各种门类的艺术,如音乐、绘画、雕塑、建筑、园林、影视等。可在语言教学的同时,利用多种媒体,让学生了解相关艺术鉴赏的基本常识,引导他们参与审美实践。同理,语文教材中,许多课文涉及对于自然美、社会美和科学美的描述、欣赏,同样可以成为审美教育的资源。语文作为交际工具,与人的各种活动密切相关。将语文教育与学生的课外学习、生活、文艺、科技、社会调查、游览大自然等活动结合起来,为语文教育引来源头活水,为学生学习语文提供广阔的空间,为语文教育与艺术教育的链接提供了契机:组织学生参与各种门类的艺术作品的阅读、欣赏、评价,听说读写做各种活动尽在其中,激发兴趣,培养能力,自主性学习、探究性学习、创造性学习——语文教育与艺术欣赏、科技活动、社会活动相互融合,必将创生出多方面的效应。可惜的是急功近利的观念,往往将这方面的设想,挤压得毫无发展空间,甚至早就扼杀在萌芽之中,令人扼腕!

如果说,文学文本的阅读、写作教育因为其自身的形象性、情感性、超功利性而与审美教育有着密切联系的话,那么科学文本因为其抽象性、理智性、实用性,因为科学语言与科学方法、科学精神关系更为密切。两者之间的和谐一致,固然可以被视为一种语言之美;科学中的科学研究对象之美、科学实验之美、科学理论之美,在科学家的观察、思考、想象中,也会具有直观的形象,具有和谐统一之美。但是这类文章更多涉及科学方法、科学精神相关,而科学文化之中是否存在(或者如何存在)美、美感,美学家之间尚存在争论。至少可以认为这类文章与论证逻辑、批判性思维、分析哲学等理论相关,亟待纳入语文学科知识体系,形成科学文本阅读阐释的知识体系,在这基础上才能谈论美育。目前有一些观点,似乎科学文本阅读写作中也应该全部采纳文学文本阅读写作的规则,岂不知科学文本中科学语言具有一义性、明确性、抽象性、逻辑性,本身就是一种和谐之美;在科学文本中虽然不排斥文学语言,但是不问青红皂白,一概采用文学语言,恰恰是丑陋的。不过,在现行中学教材中,严格意义上的科学文本比较少见(我们认为这种状况同样亟待状况改变),更多的是介于文学文本与科学文本之间的科普文本,我们以论说文阅读教学为例,谈谈这类文本中的美育。

五、论说文阅读教学中的美育。在语文教学中实施美育,不能放弃占教材篇目百分之三十左右的论说文这块阵地。论说文中存在着情感美,形象美,语言美,理性创造美等审美因素,使得论说文也具有了审美的因素。进行美育,就要感受、理解、运用这些审美因素。

     首先谈情感美,论说文是以说理为主的,但是文中的理,已经不是与作者孤立无缘的了,它是作者的认识对事物客观规律的反映,往往参透着作者的主观情感。优秀论说文,不光揭示了正确的道理,同时也表现了积极的感情。在教学中,我们首先可以有意识地引导学生感受,认识到论说文中情感因素的存在。比如对于许多古代论说文,我们可以指出,文中论述的道理,由于历史的局限,未必完全正确,但是作者正直向上、真挚热烈的情感,却仍然能够感动我们,成为我们的审美对象,《孟子二章》、《论积贮疏》等都是如此。文章中所表现的感情的不同类型,比如《纪念白求恩》、《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的沉痛,崇敬,《病梅馆记》、《卖柑者言》中的愤世疾俗,《五人墓碑记》、《过秦论》中的感慨淋漓,《论雷峰塔的倒掉》、《拿来主义》中的亦庄亦谐、嬉笑怒骂;进一步体味,还可感受到每两篇中更为细微的差别,这些可以用来培养学生体味各种情感的能力。再次,还可以引导学生理解情感因素在论说文中所起的作用,懂得论说文不仅要晓人以理,而且要动人以情。比如教《黄生借书说》,首先指出,作者的主旨是劝诫黄生专心读书,贯穿全文的是作者对年轻人热切希望。在理清全文的论证结构以后,要求学生思考,作者列举自己贫贱时没钱买书和做官以后有书不读的例子,是不是仅仅为了说明“书非借不能读”这个道理,学生不难理解,作者现身说法,亲切生动,是为了以情动人,易于使人心悦诚服。比如《出师表》、《与妻书》中行文似乎颇多重复,所谓“叮咛周至,情辞恳切”,如果我们一味只作逻辑分析,岂不是大煞风景。最后,我们还可以让学生感受、理解论说文的情感表现与文艺作品中情感表现方法的差别。

     其次谈谈形象美。论说文表达的是饱含作者感情的理性认识,而这些认识,归根到底,是来源于现实世界的,现实世界是具体的、形象的。这是论说文离不开具体形象的认识论基础。再从思维科学角度来看,正如文艺家以形象思维为主,但是也离不抽象思维;优秀的论说文虽然以逻辑性见长,但是决不排斥形象性。论说文占的形象美存在于两个方面。一、有关事实的叙述。一是例证材料的援引。如《崇高的理想》中提至的那些民族英雄、革命英雄、发明家、科学家。二是有关作背景、写作缘起等方面情况的介绍。如《纪念白求恩》中关于白求恩大夫的生平介绍,《五人墓碑记》中关于苏州人民反阉党斗争的介绍,关于“五人”从容就义的情景的描述。在教学中,可以以此为基础,通过多种方式,激发学生的想像,联想,以形成尽可能生动具体的形象。比如教《谈骨气》、《崇高的理想》,可以让学生收集有关文天祥、闻一多等人的事迹,教《纪念白求恩》,可以组织学生看电影《白求恩大夫》,教《五人墓碑记》,可以提供有关历史资料。在这个过程中,可以充分利用电教手段。这样,学生不仅可以从美好的形象中得到感情的陶冶,而且可以加深对文中论述的道理的认识。论说文中也有关于丑的形象的介绍、描述,如《原君》中生动地描摹了封建君主的声容口吻,表现了他们未得天下和既得天下的心理状态,《崇高的理想》中列举了历史上自名昭著的汉奸、卖国贼、虽然不能如同文艺作品一样化丑为美,但是同样能够衬托出美之为美,同样表现出作者憎恶丑类的美好感情,这些都可以提醒学生加以体会。对于高年级学生,在感性认识的基础上,可以引导他们认识论说文中的形象和文学作品中的形象的异同。两者相比,前者重在明理,后者重在表情;前者力求忠实于现实生活的真实,后者来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表现为艺术的真实;前者要求具有鲜明的情感倾向,以服务于全篇的论述主旨,后者则更多地要求具有模糊性,具有象外之象,无穷之意,不尽之味,因为它所表达的情感本身,就是难以言传乃至不可言传的。懂得这些知识,对于提高学生的审美能力,当是有益的。

二、形象化的论证。作者在形成理性认识的过程中,并不是纯粹借助于理性概念的推演,有时往往借助于头脑中的想象,借助于对形象的直觉。表现在文章中,那就是形象化的论证方法。这类形象,虽然归根到底还是要表达理性思维内容,但是与前一类形象有很大的不同。1、它和所要论述的道理之间,没有抽象思维意义上的逻辑联系;2、它完全出自作者的艺术创造,因此它和文学作品中的形象有更多的相近之处:更多地借助于生动、形象的描绘,更多地表现出作者的审美创造性,更多地作用于读者的情感、形象思维。我们在教学中首先应当如同对待文学作品中的形象一样,引导学生仔细揣摩,体会,形成完整的形象。比如《庖丁解牛》中的庖丁,他经过多年的勤学苦练,解牛的技艺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他解牛的动作如同音乐、舞蹈一样美妙动人,可是他仍然一丝不苟,追求尽善尽美的境界,所以在劳动中,他总是能够享受到艺术创造的快感。“形象大于思想”。学生从生动具体的形象中获得的,往往总比我们干巴巴地归纳出来的几条多得多。形象化的论证方法,主要是比喻论证。如果说文学作品讲究“意与境谐”,那么论说文中运用比喻论证则是讲究“形与理谐”。作者在抽象的事理和具体的形象之间,发现种种深层联系,事理的阐述因此而妙趣横生,兴味无穷,这也可以称之为“理趣”。在教学中,我们可以引导学生发现、体味文中的“理趣”。比如教《游褒禅山记》,我们先要求学生理解文中论述的道理,说的是在治学中既要有远大的志向,又要有科学的态度(“深思慎取”)。而在强调远大志向的同时,又分析了志、力、物之间的辩证关系,论述的道理可以说是比较复杂的。随后引导学生逐步了解,文章前面的叙述与后面的论述是如何妙合若契的。

第三、谈谈语言美。语言是传达的媒介。无论什么文章,表达情理,描绘形形象,都离不开语言。论说文教学中,我们不仅要引导学生经由语言,把握文章的形象、情理,感受、认识到其中的美,而且要引导学生感受,认识到语言本身的美。笛卡尔说过,语言明晰地表达思想,就是美的。这种美,究其实,主要是内容和形式的统一、和谐之美。论说文教学中,只要能够具体地剖析作者如何准确鲜明、生动地运用语言说明事理,阐明观点,练好语言谋基本功,这中间就包含了美育。选入教材的论说文,一般都是文质兼美的,课后练习中提供了大量的例子可供教学中使用。 我们首先应当注意分析语言是如何恰当地表现了内容,但是也未尝不可适当地引导学生领会语言的形式美,主要表现在色彩美,声韵美,整齐对称等方面。比如鲁迅先生《文学与出汗》中有两句话:“抢得天下的便是王,抢不到天下的便是贼”,实际上出自成语“成则为王,败则为寇”,所以作如此改动,无非是要使它与上文的两句在形式上显得整齐协调,同时也收到比单纯使用四字成语声感更美的效果。

教学中,我们还可以引导学生领会论说文中的论辩技巧之美。论说文的写作,都是为了适应某种客观需要,作者的表情达理就必须讲究针对性,就必须切合具体情境。做到了这一点,我们就感到其中具有一种和谐之美,否则就感到不伦不类,滑稽可笑。在教学中可以通过比较让学生领略这种和谐之美。比如《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文化》和《拿来主义》,论述扣心都是如何对待文化遗产的问题,但是前者是为了向全国人民阐明新民主主义的文化纲领,所以它运用鲜明、生动的语言论述自已的主张;后者则是为了揭露:谴责国民党政府投降卖国的无耻行径,批判在对待文化遗产问题上的种种错误倾向,所以它的语言尖锐泼辣、幽默含讥,犹如匕首、投枪。两篇文章的表达,都能切合具体情境,可谓各尽其妙。有时论说是面对面地展开的,那就更需要作者审时度势,随机应变,以期抓住要害,一发中的。比如《齐桓晋文之事》中,孟子和齐宣王谈话的目的,是要宣传保民而王的主张,可是齐宣王一开头就问起如何象齐桓晋文一样称霸诸侯,孟子于是借口“臣未之闻也”,巧妙地避开正面冲突,以商量的口气提出“无已,则王乎”,把话题引向论述中心。接着肯定齐宣王有“不忍之心”,而这就是保民而王的基础,从而使齐宣王增强了施行王道的信心。总之,孟子并没有急于展开论证,而是先着手缩短自己和齐宣王之间思想感情上的距离,为论述的展开打下良好的基础。论辩的技巧表现为论述内容与语境的和谐之美,表现了论辩者的机智之美。

第四、谈谈理性创造之美。论说文是以阐述事理为主的。论说文的内容,反映了作者对事物之间关系的认识,反映了作者在“理性王国”的某个范围之内从“必然”中取得了“自由”。论说事理中,往往采用多种论证方法。论证方法,从根本上说就是作者对思维规律的运用。高明的作者,往往能灵活自如地采用多种多样的论证方法。思维规律在他们手中,运用得是那么地得心应手,表现出一种合规律的自由。在他们那里,理性思维活动和人类其他实践活动一样,表现出人类的自由创造力,而这正是美的本质所在。以上是从写作活动本身来看的。再从作者心理活动方面来看,在理性思维活中,伴随着的主要情感活动自然是理智感,但是,在科学的观察中,也可以包含着审美观照,在科学的逻辑思维中也可以运用“臻美逻辑”,因此作者在理性思维活动中既会产生理智感,又会产生审美探究、审美创造的喜悦感,也就是美感。朱光潜先生说过:“我自己作文时,碰上兴会,筋肉方面也仿佛在奏乐、在跑马、在荡舟,想停也停不住。”由受这个角度看,阅读中,如果我们不是消极地接受、理解作者所说道理,而是积极地追踪、甚至超越作者的思维活动,那么我想我们一定能够或多或少地分享到作者在理性思考中所得到审美快感。这里的理性创造美感,严格说来是一种与“美感”并列的“理智感”,它能够产生高层次的精神愉悦。

六、论说文写作教学中的美育。严格意义上的科学文本应该以科学思维方法的训练、科学精神的培养为重点。但是中学写作教学中所涉及的论说文,很大程度上介于科学文本与文学文本、人文文本之间,离不开形象思维,离不开情感活动。议论文写作训练中,应该注意将论说文写作与学生的学习、活动、生活等方面结合起来,激活思路,激发情感,注重审美能力(包括形象思维能力)、审美情趣的培养,引导学生在论说中追求情理交融、理实交融,追求文章的气势美、机智美、阳刚美、阴柔美等不同审美风格。

七、课堂教学艺术。语文教育中的审美教育,要求教师追求教学过程的审美化,形成独具个性的教学艺术。教学过程,体现了教师的教学观念、教学态度、教学方式、教学智慧、人格魅力等各个方面,如果既符合目的性,又符合规律性,同时具有和谐的节奏,那么课堂教学便具有审美创造的性质,可以称之为课堂教学过程的审美化,称之为教学艺术。具体而言,课堂教学艺术,就是要求课堂教学具有形象生动性、情感愉悦性、自由创造性、个性鲜明性以及和谐统一性。

形象生动性是指语文审美教育主要依靠具体可感的生动形象打动、吸引、感染受教者,以达到教育目的的特性。语文审美教育的这一特点与智育、德育有明显的不同。智育的主要目的是使受教者提高智能,掌握科学文化知识,它主要运用概念、判断、推理、论证等,偏重于抽象概括,以抽象思维为特点;德育主要传播政治思想、伦理道德观念,在有效的约束中,使人树立科学的世界观,遵守正确的道德行为规范,它偏重于理性说教,带有较强的约束性。无可否认,智育、德育也可借助形象的手段来达到智育、德育的目的,但在智育、德育中,形象只是辅助手段,没有形象,智育、德育仍可施行,而在语文审美教育中,生动的美的形象则是主要的审美媒介。通过它,语文审美教育才能很好地发挥效用。这里既有进入语文课文范围内的五光十色、多彩多姿的审美形态和审美范畴,也有语文独有的语文美。如汉语言的音乐美,汉字的形象、意志、文章的结构美、意蕴美,特别是文学作品中塑造的鲜活灵动、呼之欲出的生动形象,更是语文独有的美的表现。

    情感愉悦性是指语文审美教育以情感人,以情动人,最大限度地激发教和学的积极性,在情情相融之中,既使情感本身得到陶冶升华,又达到乐教乐学的教学境界,获得理想的教学效果的特性。  语文审美教育活动中的情包括着文章情、教师情和学生情,只有三情交融,和谐共振,才是语文审美教育情感作用发挥的极致。特级教师于漪的教学为我们提供了成功的范例。她每教一篇课文,都要先体会作者的思想感情。她在准备《周总理,你在哪里》这首诗时,浮想联翩,联想周总理为国家大事日理万机,昼夜操劳;想到周总理对人民疾苦耿耿于怀,关怀备至;想到周总理临终时还要关照把自己的骨灰撒到祖国的大江南北……想到这一切,她情不自禁地热泪横流,她那份教案是用泪水写成的。于老师在教这首诗时,就调动各种手段激发学生感情,紧扣学生的心弦,把他们自然而然地步步引向感情的深处,使学生耳边仿佛响起高亢悲壮的旋律,进入群山回响,大海呼啸,天地万物共悼总理英灵的诗情境界。结果,课堂上一片啜泣之声,诗歌情、教师情、学生情融为一体。学生受到强大情感力量的震撼,在潜移默化中受到教育。  

     自由创造性是指语文审美教育能够充分发挥教师和学生按照美的规律教和学生的主观能动性,形象显现他们创造性的本质力量的特性。美、审美和自由创造是密不可分的。自由创造性是美的精髓,也是语文审美教育的根本特征之一。这里的“自由”,不是指随心所欲,恣意妄为,而是有着特定的含义。首先是指对规律性或对必然的认识、掌握和运用,即按照客观规律进行实践活动。在语文审美教育中,就是在符合教育的客观规律、符合审美教育各观规律的基础上,充分发挥教师、学生的主观能动性,形象地显示他们创造性的本质力量。 语文审美教育的自由创造性表现在整个教育的方方面面,但主要体现在教师教学的自由创造性和学生学习的自由创造性两个侧面。  在语文审美教育中,教师承担着多重任务,扮演着多重角色。他既是导演又是演员,既是主角又是配角,既要对教材入乎其内,又要为讲课出乎其外,既要体验传达,又要组织管理。对教学内容的处理、教学方案的设计、教学方法的选择、教学过程的组织、教学技巧的运用,都既不能照搬别人的经验,也不能年复一年地重复自己,更不能用刻板如一的现成模式去解决所有问题。这一切都只有靠教师因人因事、因时因地制宜,追新求异,自由创造。自由的第二层含义是指灵活多样性。语文审美教育是有意识、有计划、有章可依、有序可循,有时又是随机的、即兴的、偶发的、可变的。即使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周密细致的教学设计和安排,也很难毫发不漏地把各个可能变格和随机变量全部预测准确,总是或多或少地暗含着一些空白处或未定点。在审美教学实施中,随着教学活动的开展,这些不在原教学设计或方案之内,事先未曾预料到的情况就会随机偶发。在这种情况下,教师就应审时度势,随机应变,因势利导,充分发挥自己的情感、直觉、灵感的作用,从而使教学灵活多样、千变万化、生动活泼、兴味盎然。这种灵活性体现在教学的各个环节上。如处理教材活、教学设计活、教学过程活、教学手段活、课堂气氛活等等。这种特点在各种教育活动中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但是由于语文审美教育比一般教学形式更强调教育活动的形象性和情感性,更注重形象思维,这种特点就表现得更加突出、更为普遍、更为典型。 总之,无论是创造性地教,还是创造性地学,都是人的自由创造力的生动表现。在创造性的语文审美教育中,教师和学生都能积极主动地充分显示出他们的潜能、智慧和才华,从而有力地促进受教育者创造能力的全面发展。

    个性鲜明性是指语文审美教育能够突出显现作者、教师、学生的个性并能最有效地培养受教者的个性的特征。个性是一个人独特的心理特征和总和。个性意味着独特性。积极有益的个性特征是创造性的内在依据。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个性越鲜明,创造力就越强,鲜明独特有益的个性通过具体可感的形式表现出来,就成为个性美。语文审美教育个性鲜明性的特征主要表现在教师教学的个性和学生学习的个性两个方面。教师的教学是一种富于个性特征的创造性教育活动。由于教师的思想认识、气质性格、知识结构、审美修养和教学能力不同,因而在语文审美教育中,就总是会表现他自己的精神面貌,表现出他对教学内容、教育对象的独特感受、认识和情感,表现出他与众不同的审美修养。如有的教师循循善诱,巧于设疑;有的论证严密,具有逻辑的雄辩力量;有的语言风趣,富有幽默感;有的激情横溢,长于情绪感染。教师自身的个性品质是形成其教学个性的内在依据。个性不同的教师,即使教学内容相同,教学条件相似,他们的教学也会各具不同的特色。如果说形成独特的艺术风格是作家创作上臻于成熟的标志,那么在教学上表现出鲜明的个性色彩则是教师教学走向成熟的典型特征。

     和谐统一性是指语文审美教育以审美为纽带,有机整合了语文审美教育中多种因素、多个侧面、多种矛盾对立的内容,使之成为和谐统一体的特性。和谐统一为美,是中外美学史上一个占据中心地位的源远流长的美学观念,几千年来经久不衰,至今仍焕发着强大的理论魅力。概括地说,和谐就是主体与客体、人与自然、个体与社会、感性和理性、实践活动的合目的性与客观世界的规律性的和谐统一,归根结底是以全面和谐发展的新人为最高理想。 语文审美教育以人的全面和谐发展为最高目标的特质决定了它必然追求和谐统一性。无论是形式和谐、内容和谐、内容与形式的和谐,还是审美对象与审美主体之间的和谐,乃至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等整体和谐统一,都是语文审美教育的基本特质或内在要求。

   1、形式和谐。在语文审美教育中最能体现形式和谐特点的,就是语文审美教学节奏。语文审美教学节奏的安排与教学内容并非毫无关系,但它总体上属于形式因素,主要体现为形式和谐。教学节奏的安排既要使整个教学过程结构严密紧凑,力避松散拖沓,又要有波澜起伏,切忌平淡无奇,必要时还可以弹拨弦外之音,生发言外之意,甚至可以巧设“空白”,给学生以驰骋想像、回味的广阔天地,从而使整个教学活动动静交替、张驰相辅、疏密相间、错落有致、主次分明、隐显兼容,形成多样统一的和谐整体。

  2、内容与形式的和谐 。内容与形式的和谐突出地表现在教学方法的运用与语文审美教育内容的关系上。教学方法的运用不能为方法而方法,为了表面热闹而搞花样翻新,这样虽然能使学生眼花缭乱,实际上是一种舍本求末的做法。在语文审美教育中,教育过程的内容与形式,应当是和谐统一的整体,犹如一首交响乐,尽管节奏,旋律不断变化,但它们却相互交融、浑然一体。每曲交响乐都有它的主旋律,每篇课文都有一定的中心,扣住主旋律,千百个音符便成为乐章;突出中心,各种教育手段才能鞣合为有机的整体。

  3、教与学、立美主体与审美主体的和谐统一。语文审美教育活动主要包括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两个方面。语文审美教育的根本标志是师生双方在最大限度地发挥各自主动性和创造性的基础上达到一种和谐统一状态。真正的语文审美教育活动,必定是教与学、立美主体和审美主体情绪高涨、交感共鸣、彼此协调、配合默契,双方活动处于高度融合状态,从而使语文审美教育活动形成和谐的统一体。

  4、各矛盾对立因素的整体和谐统一。 除前述已涉及的各对立面的统一外,在语文审美教育中还涉及诸多矛盾对立面。如科学性与人文性、实用性与审美性、手段与目的、智力发展与情意陶冶、抽象思维与形象思维、课内与课外、校内与校外等等。这些对立矛盾的因素,集中表现在课堂上,关系到课堂教学的所有环节、层次、方面,需要辩证整合为和谐统一的整体。

语文审美教育是复杂的,它包含着多种多样的矛盾因素,只有按照语文教育、审美教育的规律,将其协调一致,和谐统一,才能充分发挥它的作用。

发表评论